切勿丢死人骨香魂中_恐怖惊悚_好医学网

金沙网站,“哥俩好啊,八匹马啊,六啊六啊!”

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道是谁说的,总之有人告诉婷婷的父母,娇娇已经死了!

“哈哈,老涛,你又输了”

  虽说这个消息毫无根据,但是婷婷的父母信了,他们给娇娇立了个衣冠冢,按照习惯,他们为娇娇准备了一场特殊的婚礼——冥婚!

“隔~不行了,不行了,我要去躺厕所”

  所谓冥婚就是死人的婚礼,也就是将两个毫不相干的已死之人合葬在一起,再通过灵媒牵线,为两人准备一场婚礼!老人们说这样可以让死者的亡魂在黄泉路上不那么孤单!下一世才可以少受点罪。

“切!这尿性,来,小张,我们继续”

  和娇娇结冥婚的对象是个有钱人家的儿子,据说他是杀人遭了报应!

“大、大洋哥,我,我来不了”

  他们将这场婚礼安排在两个月后的中元节。

说罢,大洋便拿起自己还有一半酒未喝完的酒瓶,猛然地对小张灌了起来,一手按住他的

  娇娇的冥婚对象叫大伟,父母虽是有钱人,但并没有给他取什么正正经经的名字,而大伟也是一个典型的啃老族,整日不务正业,浑浑度日。

“屁,哪那么多的废话,喝不了也得给我喝”头,一手拿着酒瓶猛灌,弄的小张鼻子上、衣服上以及大洋的裤上,到处都是。

  枯骨城里对冥婚这个事还是挺在意的,不过,这个小城里并不是每个逝者都可以找到合适的冥婚对象的,于是他们开始从外地人身上打主意!

另一边,刚刚小解过后,准备回帐篷的老涛却突然又想小解,就急匆匆地找个小草丛方便一下,谁想到才尿了一小会,便刮起了冷风,然后一个没站好,跌在了地上。

枯骨城虽然地处偏远,但是这里却有一个著名的旅游区——鼠王庙!有很多人慕名前来,毕竟很少人祭拜老鼠!

第二天,酒醒后的大洋和小张,没有看见老涛,以为他去哪里偷闲去了就没在意。直到,下午挖掘司机挖出老涛的尸体时,双眼登的极大,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东西,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性。

没错,这个城市以鼠为尊,这里的人钦佩老鼠无孔不入的精神,还有它们强大的求生欲。

夜里,小张与大洋不约而同梦到死去的老涛叫他们快走,可还没等他们问其原因,就被一个左手带着白玉镯的女人给拉走了。

大伟,小李和小张三人算是好兄弟,同进同出,昼伏夜出。

随后,一长发飘飘、身穿红衣旗袍、面容姣好的女子走了过来,大洋色眯眯看着她,就差口水流进出了,而小张却眉头锁紧地看着她,女子看着大洋,不怒反笑。这时,小张注意到她手上的白玉镯子,顿时脸色惨白,而被其美色迷住的大洋根本没看到小张的脸色变化。

虽然满满的神秘感但是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,毕竟这是个被恶魔占领了的城市。

“你..你…大,大洋我们快跑….”

城门口,小树林。

小张刚想拉着大洋赶紧跑,结果就看见那女子双眼通红,流着鲜血,恶狠狠的发出警告。

“大伟,这两天来这儿的傻子越来越多,我们发财的机会来了!”说话的人是小李,尖嘴猴腮,肤色偏黄,两颗巨大的门牙跟老鼠似的。

所以他眼睁睁地见着那名女子不是那名女鬼,勾上大洋的脖子。

旁边的小伙子搓着手,贱笑道:“切,大伟哥家那么有钱,怎么会在乎这点儿小钱,不过过完这几天我们俩才是真的发财了!”这人就是小张,非常贪财,巴不得掉钱眼里去!

“来,跟我走,你喜欢我么,喜欢就跟走,这样我们永远都会一直一直在一起了…….”

大伟翻了个白眼:“你俩也不怕遭报应!”

隔天清晨,就有人发现大洋吊死了在挖土机上,远看血淋淋的一片,等警察放下尸体了,当场吓坏了好几个大小子包括警察,尸体手握着小刀捅向自己的心脏,面部完好的十分诡异,

小张一听这话就乐了:“嘿嘿,你不也不怕吗?你可不必咱俩干的少!”

嘴角带着兴奋的笑,四肢前面到处是血淋淋的长伤口,腹部到处是像被刀捅后再切成圆形的大洞,胸部则有似怪异的血红指甲抓痕

小李拍了小张一巴掌:“闭嘴,有人来了!”

前天下午,老涛用挖土机挖土的时候,挖粗来一些人骨

只见不远处一个年轻女孩歪歪斜斜的朝他们走来,像是喝醉了酒。

“啊!大、大洋,快,快过来,这里…这里…..”

三人悄悄躲在树丛里,那姑娘一走过来大伟立马把她打晕拖进了树林里,一个晚上下来,三人一共打晕了十几个人。

大洋听到后,一边走过去一边生气的说:“鬼叫什么,啊啊!TM妈的,吓死老子了”“呸,真晦气”然后,大洋把那东西丢草丛里了,并撒了一泡尿。

小张瞅了瞅大伟:“怎么办?直接处理了还是带回去再说?”

深夜,精神病医院里,躺在病床的小张,又听到了那熟悉的歌声以及脚步声。

大伟想了想:“处理了吧!免得夜长梦多!”说着掏出事先准备好的匕首,挨个刺向晕倒的人。

‘砸了我的身 不如把你的魂给我做香料’

小李数了数地上的尸体:“唉?那个女的呢?”

‘不要,不要迷恋我的香’

“女的?不是在这儿吗?我刚才还特意捅了她两刀!”大伟指向最边缘的地方,只见地上除了一滩血什么都没有。

“你喜欢我么,那就留下陪我吧,来,挖出你的双眼,刺穿你的心脏,证明你有多么爱我,当你闻到这哭泣的茉莉香,你就可以—拥抱到我!我在地狱等着你的,来我怀里”

大伟有些吃惊:“不会跑了吧?伤成那样都能跑?算了,我去找找吧!”说着沿着地上的血迹钻进了小树林。

大伟沿着血迹走到了悬崖边,突然不知被谁推了一把直接掉了下去。

另一边的两个人等了许久不见大伟回来就准备回去了,眼尖的小张发现消失的女尸又回来了,两人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就把那具女尸扔在原地,带着其他尸体离开了。

如果婷婷在这里一定会认出这具尸体就是娇娇的!

三天后,有人在悬崖下发现了大伟的尸体,旁边还有那具被小张他们抛弃的无名女尸。

大伟的死自然而然的让小张小李二人想到了那具女尸,大伟那晚就是因为去找女尸才掉下悬崖摔死的!

人死不能复生,生活还要继续。午夜,依旧是那条路,依旧是那个时间点,小李和小张蹲在树林里等着下一个路人,远远的,一个女子走了过来,歪歪斜斜像是喝醉了酒,这样熟悉的场景让二人彻底是冷静不下来了,丢了手里的东西拔腿就跑,至于走过来的人是谁他们也来不及多看,毕竟已经死了一个大伟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回到了那片树林,并不是为了找昨晚落下的工具,只是想回去看看,以求安心,可这一回去他们彻底是安心不了了,只见那具无名女尸正端端正正的躺在之前的地上,这次两人总算看清了这具尸体的长相,这具尸体居然被人剥光了皮,血肉模糊,有颗眼珠都掉了出来,滚落在旁边,惨白的眼珠子上连着几丝血丝,看样子是刚掉出来不久,空洞洞的眼眶里流淌着黑色的淤血,偶尔冒一个气泡出来,又无声的炸裂,在黑色的血液里荡起小小的涟漪,仿佛在呼吸似的!

小张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小李:“喂,这是那天那具尸体吧?怎么成这样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我们快回去吧!这地方肯定闹鬼!这女的都反反复复出现好多次了!”小李有些崩溃。

回到家后小李坐立不安,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!

做了一晚上噩梦后小李决定去找警察摊牌,想通过监狱来赎罪,本想叫上小张一起的,谁知刚到他家楼下就听到一声巨响,小李循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小张躺在地上,脑浆四溢,鲜血流了一地,眼珠摔了出来,其中一只滚到了小李脚下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那只眼珠就被他一个不注意给踩碎了。

没过多久警察就来了,法医鉴定的结果是摔死的,可是小张家一共就两层楼啊!周围也没什么高的建筑物,怎么会摔成这样!

连续两个人的死亡彻底让小李失去了理智,一个人带着刀回到了那片小树林,此时无名女尸早已不见。

当天下午就有人发现小李死在了树林里,锋利的匕首刨开了他的肚子,肠子流了一地,不知名的淡黄色液体浸满了他全身,心脏不知去向。

树林更深处,有个人影冷漠的看着小李被法医抬上车。

最近失踪的外地游客越来越多,有人认为他们是死在了枯骨城,没办法,当地警察只能开始介入调查,当一切证据都指向大伟三人的时候警察就纳闷了,既然那些失踪的人都是他们杀的,那那些人的尸体呢?还有,这三个人是死于他杀还是自杀?

一时间,仿佛一切谜团都无法解开。

不知是谁在城里传播了有连环杀手的谣言,一时间人心惶惶,警察也严加防范了,可失踪的人只增不减。

失踪的永远都是外地人,时间一久,人们就忘记了恐惧。

最近城里那家不起眼的小餐馆生意倒是火得不行,他们家的盐焗猪心更是供不应求!

“我说老板娘,你这里的盐焗猪心真是百吃不厌啊!你到底是加了什么调料?告诉我呗,让我也好回家去给我媳妇的露一手!”说话的是这里的常客,也对这家店的盐焗猪心情有独钟,每次来了就点两盘盐焗猪心,一打啤酒。

那人话音刚落其他客人也开始起哄:“就是啊,说说呗!”

老板娘微微一笑,递了一瓶酒给旁边的客人:“你把你的心脏掏出来,随便怎么做都好吃!”

那人结过老板娘递过来的酒:“老板娘真会开玩笑,把心掏出来该怎么做菜?再说哪有人敢吃人心!”

老板娘神秘一笑,并没有搭话。

见老板娘不搭话,那人也不自讨没趣,立马换了个话题:“唉?老板娘,你生意这么好还做什么灵媒啊?多晦气!”

“当然是赚钱啊!哪有人会跟钱过不去?”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但是这活儿也不是那么好挣钱的吧!还晦气,多不值啊!”

“你们不是来了吗?生意好着呢!”说完转身回到了厨房,这餐馆不大,但是厨房却异常的大,厨房内放了无数的大冰箱,老板娘走到冰箱旁,打开里面的袋子,把手伸进去,掏了半天,从里面掏出一颗新鲜的心脏。

没多久一盘盐焗猪心就上桌了!

餐馆旁边是火葬场,夜深人静时,老板娘拖了十几个巨大的黑色袋子打开了大门,似乎没人知道她还是火葬场的老板娘。

人们只知道来火葬场可以找到灵媒,但是没人想过她就是这里的老板,人们只知道只要来这里就可以为自己已故的亲人找到冥婚配偶,但是也很少有人会去了解对方是谁,只要生辰八字合就成。

不管是餐馆,火葬场还是冥婚,老板娘的生意好像都好得让人嫉妒。

中元节。

夜深人静的时候,两家人按照灵媒的吩咐准备了一大堆道具来到大伟的墓地,谁知大伟的坟墓居然被人刨开了,墓碑,棺材板散落了一地,尸体不翼而飞。这时不远处传来咚咚声,就像有什么中空的东西砸在地上一样,闷沉沉的!

眼尖的孩子看到有个人影朝他们走来,走近了才看清,原来他是倒着走的,头朝下腿朝上,有一下没一下的跳动着,鲜红的血液随着额头往下流,五官凌乱,胸口有个大洞,像是被人掏走了心脏,他每跳动一下都会留下一个红色的血印。

有人认出了这人就是那具不翼而飞的尸体,原本打算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,娇娇的父母也觉得这事太邪门了,于是这场冥婚不欢而散。

后来听说那个灵媒死在了坟地,至于是怎么死的没人知道,只知道那个灵媒被人掏空了内脏,且内脏不知去向。